钱柜娱乐

安溪新闻网

抄诗的民工

2019-05-31 10:28:23来源:安溪报-安溪新闻网

□黄炳坤

    五月,南国的大地已喷薄着夏的热情,傍晚,空气中仍裹挟着温热的气息,漫步在河滨小径,有树荫掩映,有湖风当面,还算舒爽。

    无意的一瞥,强烈的好奇心使我再折回几步。一个头戴斗笠,坐在花坛边沿的瘦小身影,边专注地在一本摊在膝盖上的本子上书写,边抬眼望向前方一米开外的护栏,这在来来往往的人潮中甚是另类。那笔记本有点陈旧,泛黄的页面沾着点点泥渍,本子中间一道深深的折痕,把每个页面折成对半。他粗糙、关节突起的手指似乎握着根硕大的劳动工具般,费力地夹着细小的水笔,一笔一画地抄写着石护栏上的诗句。他每一次下笔,似乎极其用力,像在雕刻着一道道线条,令人担心他每一次下笔,会划透薄薄的纸张。由他一笔一画搭起的字体有点松散,却工整清楚,就像在构建他心中精美的房子,尽力搭好它的结构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诗歌呀!抄写得很好!”我蹲下身子主动与他攀谈。

    “哪有,写得不好。没事抄着看。”他略显黑瘦的脸庞露着腼腆的笑。

    他五十开外,军绿色的粗布工装沾满斑斑点点的泥污,他说,他在河滨路附近建筑工地打工,因为喜欢古诗词,随身带着笔记本和水笔,休息时来河滨步道乘凉、读诗,顺便抄写喜欢的诗歌。这长长的沿溪步道石护栏上雕刻着数以千计的诗词,绵延数十里,称“十里诗廊”,是小城一道颇有品味的景观。或许是熟视无睹,我只是偶尔停下脚步看几首诗歌,平时熙熙攘攘的人群在这浓荫小径漫步,也鲜能看到驻足读诗的身影,更别说抄诗了。

    这使我想起拾荒老人进杭州图书馆看书的故事。人们在追求物欲满足的时候,精神生活却在物欲中不断沉沦,好在我们生活中总有一些充满温情的故事,就像拾荒老人和这位民工,带给我们思考和感动。其实只要你给知识以敬畏和注重,知识将无私回馈你同样的热情,不因你身份高贵或者卑微,无论你年少或者年长。

    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他仍专心地抄写诗歌,告别抄诗的民工,夕阳已在山头,湖水挽住落日余晖,轻柔地荡漾着暖暖的亮光。

【责任编辑:张燕清】

安溪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,包含安溪电视台和《安溪报》新闻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安溪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安溪新闻网欢迎各兄弟网站开展平等合作。

②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安溪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安溪新闻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安溪新闻网联系的,请致电:23286000,或E-mail至:ax23286000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