钱柜娱乐

安溪新闻网

山居听雨

2019-04-12 11:16:51来源:安溪报-安溪新闻网

□黄炳坤

今年的春雨似乎特别多情,缠绵,一恋上就不舍得离去。

空山新雨后,学校所在的山村,就像一幅水墨画似的,湿漉漉地悬挂在眸前。山村的夜晚像春天的脚步一样,来得特别早。细雨迷濛中,乡村道路上的灯发出橘黄色的微光,稀稀疏疏的在雨中静默着,夜沉如水,四周静寂一片。

和风带雨,窗外绵绵细雨,渐渐沥沥淅淅,像一卷精致的天然珠帘,垂挂于天地之间,在它的点缀下,夜色也随之朦胧起来,变得飘缈虚无,如梦似烟。细细密密,轻柔如银针的雨点打在树叶上,滴在青草间,溅在花瓣中……“沙沙,沙沙”连绵不绝。轻敲在窗户的玻璃上,屋外的车棚上,水泥地面上,如泉水溅落银盘,嘀嗒嘀嗒的轻微声响,历历可数。

静静地聆听春雨深深浅浅的低吟,时而轻柔,时而热烈,时而渺远,时而清晰,或脉脉含情,或起伏跌宕,或舒缓悠扬。处春声悦耳之中,潇潇的雨声给人熨贴的慰籍和惬意的享受。

倚窗听风雨,许多人听雨都是有情怀的,不同的境况,品出人生百味。

“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、点点滴滴……”李易安听雨,怎一个愁字了得?

“少年听雨歌楼上,红灯昏罗帐。壮年听雨客舟中,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。而今听雨僧庐下,鬓已星星也。悲欢离合总无情,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。”想来蒋竹山也是一位听雨的知音,听雨的感受和心境掺杂着人世间的酸甜苦辣和岁月沧桑。

《红楼梦》中的林妹妹只喜李义山的“留得残荷听雨声”,其中况味,谁人解得?

最爱苏东坡“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”的旷达超脱。

檐外雨珊珊,到黄昏,雨声不住,一切喧嚣被细雨一丝一丝地摩娑,最后归于宁静。

微雨连宵,独处一室,半塌书卷,一壶香茗,一盏青灯,任它夜雨荒凉。

【责任编辑:林少华】

安溪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,包含安溪电视台和《安溪报》新闻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安溪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安溪新闻网欢迎各兄弟网站开展平等合作。

②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安溪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安溪新闻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安溪新闻网联系的,请致电:23286000,或E-mail至:ax23286000@163.com